网上调查 English
专访新西兰经济发展部长:叫停中企收购农场仅为个案
2015/10/2

专访新西兰经济发展部长乔伊斯:叫停中企收购农场仅为个案欢迎中国投资态度未变

乔伊斯表示,我觉得不是跟“中国人”有关,而是牵扯到新西兰国内的一些政治讨论,特别是来自反对党的。但从政府的角度来说,对任何对外出售的土地项目,都必须要经过海外投资监管部门的审查。这个部门会对这些项目的经济效益进行评估,如能够创造多少就业机会、对本土产业会有怎样的冲击、是否对出口有显著贡献等。

本报记者 郑青亭 北京报道

917,新西兰政府对外宣布,否决了中国企业上海鹏欣斥资8800万新西兰元(约3.55亿人民币)收购新西兰洛岑农场(Lochinver Station)的交易,原因是“交易好处不够大”。在此之前,新西兰负责监督外资购买敏感资产的海外投资办公室(OIO)对这一交易事实上已经开了绿灯。

这一决定是否暗示,新西兰对外商投资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?尤其对中资土地收购案政策是否收紧?2015923,新西兰经济发展部长斯蒂文·乔伊斯(Steven Joyce)在北京接受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专访时回应了这一问题,并对中国经济放缓下两国合作前景进行了展望。

继续欢迎中国投资

21世纪》:在你与中方官员的会见中,他们提到了近期被叫停的中企牧场收购项目吗?

乔伊斯:是的,他们提到了。我与包括汪洋副总理在内的少数中方官员讨论了这个项目。他们希望知道的是,新西兰政府是否在传递将改变对外政策的信号。我向他们保证,不会有改变。这只是一个孤立的案例,由于没有满足某些要求而被叫停,我们欢迎外国投资。我想,我成功地让他们相信了这一点。

21世纪》:你觉得这跟买主的中国身份有关吗?

乔伊斯:我觉得不是跟“中国人”有关,而是牵扯到新西兰国内的一些政治讨论,特别是来自反对党的。但从政府的角度来说,对任何对外出售的土地项目,都必须要经过海外投资监管部门的审查。这个部门会对这些项目的经济效益进行评估,如能够创造多少就业机会、对本土产业会有怎样的冲击、是否对出口有显著贡献等。在这个项目中,海外投资办公室(OIO)认为能够带来的好处不够多。

21世纪》:但OIO实际上是建议这个项目被批准。

乔伊斯:有官员建议可以批准,但是两位部长需要自己做决定。部长的决定可以被新西兰法院审核。在这个案件中,中国买家申请了法律程序,但法院通过了部长的决定。从中可以看出,部长做决定的时候要非常小心,不然的话,会被法院否决。在OIO做出决定后,部长听取了另外的建议,决定叫停这一起收购案。

21世纪》:这是不是意味着,如果中国企业去购买正在困难时期的资产,更有可能获得成功吗?

乔伊斯:土地的收益肯定是很重要的。我无法总结出一个额外的规律来概括这些审批程序的特点。我只能说,部长会依法办事,法庭的文件可以说明这些审查程序会如何进行。新西兰的咨询机构对于这些法律规定十分熟悉,可以给来投资的外国企业提供很好的建议。

21世纪》:光明食品集团将收购的银蕨牧场(Silver Fern Farm)项目,你觉得会成功吗?

乔伊斯:首先,我不能对OIO将进行的审查提前做评价。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带来显著好处的项目,OIO会充分考虑到各方面的好处。其次,在这个项目中,做决定的关键不是OIO,而是当前的商业合作社的股东们,他们将投票表决。

冀扩大科教、旅游合作

21世纪》:你觉得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对新西兰会有影响吗?

乔伊斯: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正在发生变化,正在向服务行业转变、向内需驱动经济转变。这个过程会继续下去。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这会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增长,会给新西兰带来挑战的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尽管在短期内中国市场可能出现供给过剩,但长期来看,中国对新西兰高质量产品的需求还会增长。实际上,大多数新西兰对中国出口的软商品——食品和奶制品——并没有遭到显著冲击。因此,我对两国未来关系发展是有信心的,不仅是在食品领域,还有服务领域,如旅游业和国际教育业。通过这次访问,我对新中关系发展前景更加乐观。

21世纪》:如何评价新西兰从中新自贸协议中获得的好处?

乔伊斯:这个协议改变了在世界经济危机中挣扎的新西兰。过去几年,我们的市场从欧洲转向了亚洲,特别是在食品领域。如果我们没能通过FTA获得来自中国的强劲需求,我们可能会在经济危机中处境艰难。协议达成后,我们对华出口迅猛增加。希望中国也感受到了好处。未来,两国可以扩展在教育、旅游和高科技产业的合作。

21世纪》:面对来自澳大利亚等国的食品竞争,新西兰如何在中国市场上保持自己的优势?

乔伊斯:我们和澳大利亚有很多密切的合作,有很多食品业合资公司,澳大利亚经济发展良好也符合我们的利益。中国的市场很大,这里有欧美、澳大利亚、智利等很多竞争者。新西兰是非常有效率的食品生产者,奶制品出口量世界第一,葡萄酒出口达14亿美元。我们认为,世界市场需要的是高质量和多品种。我们致力于提供高品质的UHT牛奶、婴儿配方奶粉、奶酪等产品,不断延伸供应链,提高产品附加值。我们还对亚洲市场需求进行大量研究,了解消费者对食品和营养的关切。

21世纪》:新西兰同时加入了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(TPP)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(RCEP)的谈判。目前进展如何?

乔伊斯:我们总是说TPP差不多就要完成了,但大家对7月夏威夷TPP部长级会议的期望可能太高了,针对谈判中棘手的问题一次要做的太多了。我们还在继续进行讨论。我有信心TPP会尽早完成。

我们认为TPPRCEP是互补的。在8月最新一轮RCEP谈判中,我们和中方合作应对了一些流程问题。我觉得RCEP面临的挑战与TPP相似,都涵盖了众多的参与方。新西兰会是RCEP积极的参与方,我们看好贸易带来的好处。

投资移民政策倾向偏远地区

21世纪》:很多国家通过移民政策吸引投资,促进经济发展。你觉得新西兰的移民政策成功吗?

乔伊斯:向新西兰移民的人很多,在过去十年中一直很稳定。我们经历了显著的人口增长,这有多方面原因:首先,新西兰经济好转吸引了很多侨民回到新西兰;第二,我们每年接收大量的外国留学生,其中很多人的学习时间超过一年,也被算入了移民人口。我们的移民政策进展不错。尽管有一些挑战,如住房问题,但我们获得了可观的收入和高技能的劳动力。

21世纪》:新西兰希望通过投资移民政策改善偏远地区的基础设施。如何能够保证这些资金流向落后地区而不是大城市?

乔伊斯:实际上,偏远地方和大城市获得的收入是差不多的。新西兰的城乡差距可能是OECD内最低的国家之一。但我们的挑战之一就是给偏远地区打造持续增长的基础。有一些出口产品就在偏远地区,如旅游业、食品业等。如果投资移民申请者愿意前往那些地方,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申请积分。等他们真在那里落下脚,他们会爱上小地方的生活。从政府的角度来讲,我们只需要在开始的时候鼓励他们一下。

21世纪》:说到改善基础设施,中国正在推动铁路“出海”。新西兰有需求吗?

乔伊斯:我们已经购买了一些中国的机车。新西兰从中国进口了很多东西,双边贸易很平衡。新西兰的态度很开放,会充分衡量商品的价值、竞争力,愿意从全世界采购。

21世纪》:你对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有何看法?你觉得亚太地区会爆发货币战争吗?你们会采取怎样的货币政策?

乔伊斯:我们采取浮动汇率政策,基于出口-进口储量而调整。在过去18个月中,我们将货币贬值了25%,主要是因为受美国经济影响我们的奶制品出口下降。尽管25%听起来很多,但实际上我们的货币之前被严重高估,即便是现在还在很高的水平上。新西兰货币贬值并非由我们控制,这就是小经济体受美国经济的影响。

我不是货币政策的专家。但就新西兰来说,我们没法参加这个游戏,因为我们的货币太小了,我们只能是应对,而无法领头。我不觉得在亚洲地区会有货币战争。世界经济从金融的角度讲仍然很脆弱。新西兰能做的是保持财政和货币政策弹性。

我们在过去五六年中实现了家庭储蓄率正增长,这是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的,外债降低了5%,降至GDP62%。我们是少数能实现财政平衡的发达经济体。我们的利率是2.75%。如果需要,我们的储备银行可以调整利率,政府可以增加财政支出。如果世界经济发生问题,我们手上有可以应对的工具。

(编辑:朱丽娜 zhuln@21jingji.com